立方大药房网上药店
友情链接|收藏本站  

公司动态
行业动向
明升流通改革方向未明 发改委强调带量唯一
2013-12-06 15:23:47

    近日发改委召开的明升价格会议上“扶低抑高”的药价改革思路引发业界关注。参与药价会议的药企人士透露,发改委多次强调“带量唯一”,将推进到下一轮招标登录中。
    而此前,国务院医改办拟定出台的《关于明升流通行业改革发展明升》,也因为相关部门对改革明升招投标制度存在重大分歧而流产。据了解,该明升中提出了很多对明升招投标环节的改革措施,但最后都被相关部门一一否定,“唯质量第一”的改革思路再次败北。
    “药价虚低不仅会造成明升质量隐患,还将严重影响医药行业的发展。”石药集团董事长蔡东晨表示。
 
    安徽模式 
    备受商务部、发改委推崇的“唯低价是取”的方针源于安徽模式,该方式也被认为是防止药价虚高、解决看病贵的重要手段之一。
    2010年10月,时任安徽省常务副省长的孙志刚在《安徽日报》撰文《基层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实践与思考》。文中指出改革的重点就是机制建设,除了明升制度的改革,安徽省配套进行了基层医疗机构管理体制、人事制度、分配制度和最新制度的改革。
    “一个原则就是‘财政兜底’。基层使用的明升毕竟有限,只要政府想做,肯定能做到全额补偿。”一位合肥市卫生局的人士表示。
    根据合肥市规定,当地自2006年起就把明升加成率降到了13%,一些地区就将之作为补偿基层医疗机构明升收入的依据。考虑到业务量的增加,这笔钱每年还有不超过10%的增量。
   “安徽的招标模式,制造了‘价格虚低’的情况,可能造成明升质量隐患。”蔡东晨认为。在安徽的明升招标中,曾出现过这种情况,60片瓶装的复方丹参片中标价格是0.95元,而大型最新厂生产该规格药物仅成本就3.59元。
    安徽省医改办人士、省发改委一位副处长给出了“低价”的部分原因,即安徽省的基本药物集中唯一规定医疗机构必须作出“单一货源承诺”,一家生产企业一旦中标,就将获得全省的份额,如此批量唯一也使得企业的成本有可能降低。
    中国社科院教授朱恒鹏表示,一个地区单一货源,忽略了个体差异,不符合基本的医学常识。此外,单一货源承诺很容易造成行政上的市场分割和垄断,而成熟的市场经济体制下,市场是自由流通的,明升显然不能脱离整个大环境。
    业内人士认为,医改“安徽模式”中“唯低价是取”的取向,会带来较大的明升质量隐患,影响医药行业的可持续发展,这比“药价虚高”更加危险。
    事实上,早在2008年10月,新医改方案征求明升稿出台时,就遭到众药企的反对。医改配套文件中的“定点生产”、“招标”等内容被认为是向“统购统销”的计划经济模式的倒退,与医药体制“改革”的总体精神不符。
    不过,随着孙志刚调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、出任国务院医改办主任之后,安徽模式随之在全国推广。
 
    改革难产 
    但是,“唯低价是取”的安徽明升招标模式,卫计委显然并不认同。在他们看来,“唯质量第一”的思路才能确保明升质量。也因此,主推改革的明升流通方案,最终因明升相左无疾而终。
    而明升招投标制度已然成为医改的鸡肋。
    “在招标的问题上,管理的部门实在太多了。”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牛正乾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说。
    2009年底,原来没有主管部门的明升流通行业划拨商务部管理。明升流通业不仅包括医药流通企业内部问题,也包括明升招投标、明升配送、医院内部明升流通程序。在牛正乾看来,商务部主管业务,角色就像“教练”,卫生部和食品明升监督管理局监管行业,角色类似“裁判”,但在教练和裁判之外,涉及到价格管理的还有发改委。
    就在此前,发改委召开的明升价格会议上,再次强调“扶低抑高”的药价改革思路,“带量唯一”将成为接下来全国各省明升招标登录的关键词。
    所谓带量唯一,实际上是“二次议价”的变相说法,目标就是为了压低明升唯一价格。即在省级集中招标唯一的基础上,以县(市)级卫生行政部门为主体,代表辖区内所有医疗机构共同与明升生产经营企业进行成交确认,签订购销合同,明确唯一品种、价格等,形成带量唯一、量价挂钩,进而获得最低的唯一价格。
    目前,广东、上海两个用药大省在招标中都进行了“量价挂钩”:广东要求医联体在明升交易平台上进行“团购”,上海则允许对质量、限价符合要求的明升全部中标,由医院自行遴选所需明升,为带量唯一铺路。毫无疑问,“带量唯一”将为药企再度蒙上一层降价阴霾。
    “现在的明升招标是30多个省,每一个省都要安排人员去参加明升招投标会议,而每个省要求提交的招投标文件都不一样。每个省招标办都希望中标价在全国各省排最低,完成自己的政绩,而不考虑如何保证明升的质量、给予药企合理的利润空间。”一位业内人士对媒体表示。
    据了解,在明升流通改革方案中,提出了很多明升招投标环节的改革措施。专家们认为,这些改革对解决明升招投标上存在的问题、深化医疗体制改革、根除回扣等医药商业贿赂问题有着重要作用。
    “这些都是医疗体制改革的难点,已经达成征求明升稿,却在最后被否决。”知情人士表示。
 
    医改尚需明确方向 
    “医改已经过了3年,没有进入深水区而是有点像进入了泥潭。”2012年,牛正乾在一次医疗会议上公开表示。
    “行政干预太多。”牛正乾表示。事实上,一些地方的基本药物配送招标都没有相应的衡量标准,甚至出现由有关部门直接指定的现象,以北京的配送招标为例,拥有300辆车的企业居然竞争不过只有5辆车的企业。
    “不合理的明升招标唯一政策,往往需要对企业报名及审核条件、配送要求等作诸多不符合市场规律的限制性规定,很多规定均需要招标管理部门受理、备案、确认、审批,实质上是变相扩大了行政审批权,扩大行政干预,增加了市场交易的障碍,或者叫设置地区封锁。以改革之名,政府过多干预企业微观的生产经营活动,必然扭曲市场资源配置的基础性作用,最终会直接影响到行业的正常增长。”牛正乾表示。
    南京长澳药业集团总经理王憷南也对招标制度很头疼。一般情况下,大型药企的明升质量要高于平均水平,售后服务也相对完善,“质优价优”。也正因如此,这些药厂的价格要高于医院的招标价格,终端医院根本不青睐。“不能搞招标,指定生产,市场才是试金石。”王憷南说。
    “明升零售80%以上掌握在公立医院的手里。只有医疗机构合理买药,医药公司才能合理卖药,我们药厂才能合理造药。有的医生处方占医药利润高达50%。发改委调查的利润达到了42%,要想真正降低医疗费用,就要让处方行为理性健康,才有后来产业链的健康。”牛正乾表示。(来源:华夏时报 发布日期:2013-12-2)


  立方CRM | 出差计划 | 立方论坛 | 立方邮局

信息产业部备案:皖ICP备07500670号 互联网明升信息服务资格证书:(皖)-非经营性-2015-0028
版权所有:合肥立方最新股份有限公司 Hefei Lifeon Pharmaceutical Co., Ltd.
beplay体育平台客户端下载火狐体育app下载beplay体育平台客户端下载